Juvia

皮一下 之 风流业主俏保安

rou:

小区门口,哐啷一声。




徐大律师的脸sai儿都变了。




这款特斯拉国内价一百万出头,不但贵,而且稀缺,徐大律师是托了美国的特斯拉总部的朋友帮忙,才弄到这一辆。月光白,特别高端,特别高冷。




现在呢,这车的前盖落了一块刚上色的横幅,横幅缓缓往下滑,四个红彤彤的庆祝佳节印在了车前盖,就特别喜气洋洋。




徐大律师打开车门下车。




搭着梯子挂横幅的保安已经吓傻了。




徐大律师冷冷的说,你们负责人在哪儿。




才刚二十出头的小保安吓得都磕巴了,家乡音往外跑,额……额不是存心的……




徐大律师打断,说,负责人呢。




边上帮着扶梯子的一个保安说,我来负责。




徐大律师看一眼那保安,晒得脸膛黑黜黜的,胡子拉碴,制服套在身上显得有点不那么合身,神情藏一丝戾气,看上去就不好惹。




徐大律师皱一皱眉,怎么这样的人也能当小区的保安?每年几万块钱的物业费根本就没到位。




那保安走过来,对徐大律师说,这车子,我负责。




徐大律师,你负责?你怎么负责?你知道这车是什么牌子么?




保安看一眼车标,也是一怔,奔驰宝马桑塔纳,多少都能说上来一点。但这辆车的车标,眼生。




徐大律师刚想说话,手机响了,秘书打来的,提醒他今天的航班时间。




徐大律师看了看表,掐着时间不富裕,便坐进车里,把车先开回地下车库,另外打了辆车赶去虹桥。




这一趟差出了快一个月,谈成一笔佣金堪称破了律所记录的单子。




徐大律师心情轻快,叫了辆车回小区。




到了小区门口,车子停下。




小区查得严,外来车辆一般不给进出。




徐大律师懒得去物业打招呼,下了车,开了后备箱,去提行李箱。




正好有个保安经过,看见了徐律,停下步子,仔细看了看,转道走过来,帮徐律搬下了两个又重又大的三十二寸行李箱。




那俩行李箱,徐律看着那保安拿着好似轻如薄纸,再看那用着力,迸得鼓鼓的,撑得制服满满的胳膊,心里感慨,要不是劳动人民能干活呢。




保安认识徐律的那栋单排别墅,到了门口,把行李箱放下。




徐律掏出小费递过去。




保安愣了一下,说,不用。




徐律不在意的说,拿着吧,不影响你们的工作规定。




保安说,不是。




略微顿了顿,说,徐先生,谢谢。




徐律闻言诧异,再自信看了看保安。




眉骨挑眼窝深,眼珠子漆黑,肤色深蜜,抿着薄薄的唇,胡子拉碴。




——噢,想起来了。




保安有些局促不安,捏了捏帽檐,再对徐律低声说了句谢谢,退后几步,转身走了。








徐律拖着俩行李箱进了屋子,顺手打了个电话给物业管理处,把车子的事投诉了。




物业管理处听闻过徐律的职业和名声,生怕后患,赶紧除了这件投诉,把人炒了,给徐律免了一年物业费,把处理结果告诉了徐律。




徐律只是想要个处理态度,没真想要什么利益回馈。便说物业费就不用免了。




物业管理处连连说好。转头把这事郑而重之的贴个公示,特意彰显对业主们的关怀。








公示贴出没多久,门铃按响。




徐大律师打开显示器屏幕看一眼。挑了挑眉,走过去开了门。




门外站着那个保安大叔。




保安握紧了拳,咬着牙,说,你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投诉?!




徐大律师抱着胳膊,很不耐烦的说,这是我的权利吧?还是说你觉得那件事你们压根没错?




保安咬咬牙,说,可你之前一直没有投诉。




徐大律师说,因为我之前都在出差。




保安盯着徐大律师,咬得嘴唇泛白。




徐大律师说,还有什么事么?还是说,你希望我再投诉一次?




保安握紧拳。




徐大律师瞥见手背上的青筋,握住了背在身后的手机。




但保安什么也没有做,什么也没有说,转身走了。




徐大律师看着保安的背影,心想这可是最近一乐。








如是过了几天,平静无波。








上海的深夜,过了子夜,城中心依旧热闹,住宅区陷入静谧。




夜空墨蓝,时不时有淡淡的云絮如天女半袖,宛转而过。那是由废气与雾霾构成的,专属于都市的美景。




徐大律师开着重新喷过漆的车回家,经过小区大门口,把车缓了缓。




路灯底下,有个人坐在小马扎上,借着灯光,特别认真的看着手里的东西。




徐大律师挑挑眉。




诶哟,是那个保安大叔。




徐大律师摇下车窗,叫了一声,诶。你。




保安闻声抬头,看见了徐律,脸上神情淡淡的,就跟什么都没看见,低下头继续鼓捣手里的东西。




徐律转了方向盘,把车往路灯方向别了别,停在了保安跟前,说,这么看东西,你那眼睛还要不要了。




保安不搭理。




徐律问,看什么呢。




保安依旧不应。




徐律刚从酒店回来。




追了一小明星半个月,眼看着就要达到自己设定的ROI不成正比的成本底线,预备着收手不追,那小明星倒是识趣,一改冰山美人的形象,热情似火投怀送抱。




徐律运动完了,心情格外好,就多看了一眼保安手里东西,“手机?你那手机怎么了?”




保安顿了一下,终于看了徐律一眼。




徐律说,“坏了?”




保安犹豫了一下,说,“……有个照片发不出去。”




徐律心想做个善事,说,“给我看看。”




保安犹豫片刻,把手机递过来。




徐律一接过手机,噗嗤一声。




今时今日还能看见这款诺基亚,简直是史前文物。




保安不解的看着徐律。




徐律挥挥手,“没事,照片在哪儿?”




保安指给徐律看,徐律试了一下发送,哦了一声。




保安有点紧张的问,“怎么了?”




徐律说,“你的照片太大,换个格式,改小点再发。”




保安脸上的神情有点懵。




徐律最烦两种人,一种是笨的,一种是不思进取的。




这位保安显然是占前一种。




但借着路灯灯光一看。




徐律发现这保安懵圈的表情不讨人厌。




眉头微蹙,眼神困惑。




徐律难得拿出了耐心,看了照片是拍的小区门口,便说,“你发给谁?我原样拍一张帮你发。”




保安有点错愕,不相信徐律是这样的好人,但想了想,说,“谢谢,不用。要白天才能拍,晚上拍,看不清。”




徐律嗤笑。开门下车,打开闪光灯,直接冲着小区门口拍一招,递给保安看,照片清清楚楚的,问,“这样行不行?”




保安惊讶。




徐律看在眼里,不由得想笑,心想这大叔真是一乐,说,“号码告诉我,我帮你发。”




保安把号码告诉徐律,又多带了一行字,‘我在这里工作,一切都好,单位管吃住,钱年底之前寄回,勿念。’




徐律照样写了,发了,再补一句,这个号码是暂借他人,今后请勿联系。




发出去之后,久久没有回声。保安有些怀疑的看着徐律。




徐律不乐,怎么我还能骗你?




叮咚一声,短信回复了。很简单,‘收到。’




徐律拿给保安看。保安松了好大一口气。




徐律说,“你的手机,给我。”




保安刚麻烦了徐律,却还是犹豫了一下才递过去。




徐律记得诺基亚拍照有闪光灯功能。鼓捣了一会儿,打开了这个功能,再照了一张夜景给保安。




保安看着手机里,即便夜色也清晰的照片。简直目瞪口呆,看着徐律的眼神都透出一丝钦佩。




徐律脸上云淡风轻,心里却忍不住生出一点小骄傲小得意。





评论

热度(3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