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via

水手服 之 贰

rou:

住在一起之后,刘子光才发现,徐律是不打扫卫生的。或者说,徐律不自己动手打扫,每次都是定的家政服务。




刘子光问起来,徐律还很诧异,为什么要自己动手浪费时间?这点时间能多看几份文件。




刘子光倒没有直接反对,想了想,换了一种说法,你的书房里有那么多要紧东西,如果让一个陌生人进去打扫,我觉得不太好,以前是怎么解决?




刘子光问的合情合理,徐律便说,噢,书房倒是我自己打扫。




刘子光说,那我们先把书房打扫了,其余再叫家政。




徐律不疑有他,跟着刘子光进书房,整理完了书柜书桌,又去换了被子床单,洗衣机哐啷哐啷,阳台上挂了一溜儿。




都这会儿了,徐律哪儿还不清楚刘子光的用意。不过难得亲自动手一次,虽然貌似浪费了两三个小时,可这些时间是和刘子光一直度过,感觉倒也不坏。




打扫到了客厅,徐律找了个借口,懒洋洋趴在沙发上,看着刘子光细致到连放绿植的洋白铁架子都弯腰擦干净。




要说上海男人,那是居家必备,买汰烧一条龙服务。更何况刘子光,从换电灯泡到织毛衣,从烤羊肉串到大小擒拿手,无一不精,无一不会。




徐律有点忧心忡忡,万一刘子光哪天想明白了,蹬掉自己真是分分钟的事。




一边担心,一边伸出罪恶的黑手。




怪只怪自己意志不坚定,还有就是刘子光站的位置太不对。已经正对着自己了,还要弯腰,家居裤被两瓣屁股撑得扎扎实实,饱满浑圆,呼之欲出,手感拔群,一把罩住了掌心里沉甸甸,捏一把弹性十足。




刘子光被碰第一下还怔了怔,心想难道是错觉,等被又揉又捏,心里哭笑不得,转过身,捏住徐天的手腕,“不帮忙,也不要捣乱。”




徐天的手腕吊在刘子光的手里,把头歪了歪,清澈分明的眼睛眨巴一下,说,“子光哥哥讲什么,天天不知道。”




刘子光一怔,转过脸去,“……累了就回房间休息。”




徐天有点惊讶,探头看一眼,刘子光的耳朵居然有点红了,于是试着再叫一声,“子光哥哥。”




刘子光清了清嗓子,拿着抹布离开。




看着刘子光的背影,徐天眯了下眼,起身回卧室,翻出刘子光不知道的一个大箱子,捣腾半天,找出一件衣裳来抖一抖,干洗之后就收了起来,还算是干干净净。




当时买了是以备不时之需,现在看来,自己穿也合适。




徐大律师扒拉下刘海,蓬蓬的覆在额前,大眼睛翘鼻子,粉嫩嫩嘴唇,雪白蓝边水手服,想了想,再补一双白线棉袜,对着镜子照一照,露出满意微笑,舔一下唇角,转身高高兴兴去找子光哥哥。









 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98)

  1. 清零rou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阿瑟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屯粮仓